他是国军上将,起义后却拒绝为新政权效力,说不能对不起蒋介石

   日期:2020-12-31     浏览:139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他是国军上将,起义后却拒绝为新政权效力,说不能对不起蒋介石解放战争时期,蒋介石在华北成立了剿总司令部,委任能征惯战的傅作

他是国军上将,起义后却拒绝为新政权效力,说不能对不起蒋介石


解放战争时期,蒋介石在华北成立了“剿总”司令部,委任能征惯战的傅作义为华北“剿总”的总司令,统帅4个主力兵团、12个军,兵力达五十万之多。

此时的华北“剿总”的副司令中,有个冯钦哉。

冯钦哉行事奇特,是个很有故事的人。此前他在国民党军中担任过集团军司令、战区副司令等高职,佩上将军衔。在国民党内,他的地位也很高,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。

1889年,冯钦哉生于山西万泉县。如今万泉县不存在了,1954年其与荣河县合并成了万荣县(以两县首字命名)。早在1909年,冯钦哉就加入了中国同盟会,还参加过1911年10月29日的太原起义,资历很深。

从军后,冯钦哉一直在杨虎城部效力,1927年春就当上了杨虎城部第10军第1师师长。

 

 

 

1930年蒋冯阎中原大战时,冯钦哉追随杨虎城助战蒋介石,立下了战功。蒋介石还专门召见了冯钦哉,赏两万元,并当着众人对冯钦哉说,你的队伍打得好,是一员猛将。

中原大战期间,蒋介石政府对杨虎城部多次改编,冯钦哉任杨虎城的17路军的第71师师长。1931年4月,第71师改为第42师,冯钦哉仍任师长。

冯钦哉性格太耿直,很快就令蒋介石生厌了。1931年杨虎城奉蒋介石命令,平定甘肃雷马事件。年底冯钦哉到南京出席国民党四全大会,蒋介石问关于平定甘肃的情况,冯钦哉在回答末了带了一句,打下来也是丢人。蒋介石不解其意,冯钦哉当即解释说,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我们的东北,你不发兵打日本人,反而打甘肃的老百姓。

1933年春,日军占热河,攻长城,冯钦哉请缨抗日,奉命率全师开赴北平以北地区。7月,何应钦命令冯钦哉的第42师进攻冯玉祥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。冯钦哉拒绝说:“冯玉祥总司令是抗日的,我不能打他;我又是他的旧部,也不能打他;他姓冯,我也姓冯,虽然不是本家,他抗日,我也觉得光荣,更不能去打他”。

冯钦哉也与红军打过仗,但其远非红军之对手。1935年1月,冯钦哉奉命代杨虎城指挥第42师和陕西的3个警备旅在秦岭山区“堵剿”红二十五军;3月,又参加“围剿”西北红军,均告失败。

西安事变前,冯钦哉的身份是杨虎城17路军第7军军长兼42师师长,率部驻防在陕西大荔县。

 

 
1936年12月12日夜,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爆发。12日拂晓,杨虎城打电话告诉冯钦哉,张副司令已下令对蒋介石实行兵谏,要冯部迅速集结进驻潼关,阻止中央军进犯西安。冯钦哉在电话中当即表示:“张副司令的命令我不听,你有什么办法,我们再商量。”

随后,冯钦哉召开了第42师团级以上军官参加的军事会议,宣布张、杨“背叛党国”、“背叛领袖”、“破坏抗战”,号召“拥护蒋委员长,反对张、杨”。同时进行军事部署,准备配合中央军进攻西安,全力营救蒋介石。

冯钦哉还自任讨逆军总司令,兵锋直抵西安,声称要讨逆贼,救圣驾。他的表现,无疑让蒋介石很满意。

蒋介石回到南京后,就把冯钦哉的部队升为了27路军。

 

 

 

全面抗战爆发后,冯钦哉的27路军改编成第98军,后来又改编成第14集团军,与八路军并肩作战,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。

在此期间,冯钦哉与朱德、彭德怀等过从甚密,双方各有两名代表常驻对方驻地,以加强联系,范长江即是长驻冯部代表之一,双方官兵常在一起联欢,无论战时平时,关系均融洽无隙。冯钦哉曾请彭德怀来自己这里开座谈会,并向官兵门讲解抗日形势和游击战术。

冯钦哉对八路军的朱德总司令深为敬佩,经常对部下说:“你们都说我生活简朴,你们再看看朱总司令,那才是真正的简朴。”

看到冯钦哉和朱德、彭德怀等走得比较近,蒋介石很不爽,就使出其惯用之伎俩——明升暗降,升任冯钦哉为第一战区副司令,让武士敏接了冯钦哉的兵权。

自此,冯钦哉被剥夺了兵权,结束了握重兵驰骋沙场的生涯。

1940年2月,冯钦哉赴重庆见了蒋介石,要求带兵打回山西抗日前线。蒋介石说:“你是老同盟会员,老同志,很好,很好。你应该读读曾文正公(曾国藩)和胡文忠公(胡林翼)的书,充实一下,对你有好处。”

冯钦哉哪有心思读这些书,就抱怨了一句:“不读书难道就不能抗日了吗?”

蒋介石略一沉吟,大笑起来说:“研究一下,给你五个军,打回山西。”

冯钦哉抱着希望在重庆等了一年,等来的总是“研究一下”几个字的回答,后来这几个字也没有了。

1941年秋,武士敏所部在中条山全军覆没。消息传来,冯钦哉痛不欲生,那可都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队伍啊。

冯钦哉的第一战区副司令一职也被免了,被任命为察哈尔省主席。当时察哈尔省属沧陷区,察哈尔省政府设在河南省洛阳,而冯钦哉却长住陕西省西安家中“办公”,河南战局紧张时,其“省府”全部迁往西安。

察哈尔省会张家口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后,察哈尔省主席一职由傅作义兼代了,冯钦哉则调任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张垣绥靖公署副主任。1947年冬,张垣绥靖公署撤消,冯钦哉调任北平行辕副主任。1948年夏,北平行辕撤消,冯钦哉又调任华北“剿总”副总司令。

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失利,国统区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的高涨,使冯钦哉认识到蒋介石政权必败无疑。在北平人民反饥饿、反内战、反迫害的斗争中,冯钦哉在北平报纸上登出了广告:“冯钦哉鬻字”,表示自己这个“副司令”也生活不下去了。

此事惊动了李宗仁,专门把冯钦哉叫去,问他有什么难处。其实,1946年冯钦哉就在北平开办了“仁昌银号”,自任董事长,还兼任天津建华面粉公司董事长,并不存在“饥饿”问题。

1948年底,北平已被人民解放军严严实实地包围了,傅作义与解放军正在酝酿和平解放北平事宜。此时,蒋介石派来飞机接运高级人员去台湾,很多人劝冯钦哉也去台湾。

但冯钦哉拒绝了,他是北平和平解放的积极支持者。

在和平会谈的关键时刻,傅作义要找一个地位高、资格老又和共产党关系密切的人去谈判,有人提议邓宝珊(华北“剿总”副总司令之一)最合适,而冯钦哉与邓都是西北军出身,关系很好,可让他去请。

冯钦哉即于1949年初衔命赴陕西榆林,将邓宝珊接到北平,由邓宝珊作为傅作义的全权代表与解放军代表顺利达成了“和平协议”。北平和平解放,冯钦哉亦功不可没。

 

 

 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.